您所在的位置:抄纸资讯>财经>*ST长生强制退市尘埃落定 2.48万投资者索赔何去何从
*ST长生强制退市尘埃落定 2.48万投资者索赔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19-11-07 13:01:30   点击数:2007

雷破关一年多后,长春长生疫苗事件将很快结束,st长生(002680.sz)将被迫退出市场。占据东北部的疫苗巨头最终被钉在耻辱柱上,标志是“因重大违法行为被迫退市的第一名”。

2018年7月11日,常胜生物的一名老员工报告说,该公司的疫苗生产是假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立即进行了突击检查,发现其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是伪造的。几乎一夜之间,不朽就像一场滑坡,在一个半月内创下了32块限价板的纪录,市值损失超过200亿元。

2019年1月,*圣昌盛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强制退市决定。随后,公司监事张晓麟、独立董事徐红、沈懿、马东光、R&D董事王群相继离职。10月7日,副总经理朱昌军和万立明也宣布辞职。10月14日晚,*圣长生宣布,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罢免公司部分高级管理人员的议案》,决定免去高方俊总经理职务,免去张铭浩、张有奎、张静、刘叶静、蒋华强副总经理职务。

目前最长寿的是一座空城。

根据深交所的决定,*st长生将于10月16日进入退市期,投资者可以进行最终交易。然而,长春长生早已破产,无力支付高达91亿元的罚款。因此,如何向24,800名股东索赔成为目前最大的问题。《泰晤士报》记者多次致电st长生证券部,但截至发布之时,尚未收到回复。

10月11日,广东法律盛邦律师事务所证券索赔律师兼管理合伙人李秀娇告诉时代周刊(TIME Weekly),强制退市会给股东造成重大损失,因为退市公司很可能资不抵债,无法赔偿投资者的损失。监管当局应在先前立法和投资者保护准备的基础上做出努力。

“强制退市对证券市场是必要的。只有市场符合法律法规,市场才能合法有序地发展,才能最大限度地保护投资者。永生强制退市才刚刚开始,它不会是最后一只被强制退市的股票。”李秀娇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退出已成定局。

天眼调查数据显示,长春长生是圣长生的核心全资子公司,成立于1992年,主营业务为圣长生。

2018年7月,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长春长生进行飞行检查时,发现长春长生伪造了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相关部门立即立案调查,撤回gmp证书,并责令其停止生产狂犬病疫苗。

7月19日,*圣长生收到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另一项行政处罚决定。其子公司长春长生生产的一批“白白宝”疫苗不符合规定,为劣药。被没收342.9万元。随后,*圣长生说,白柏坡的生产车间已经停产。

7月28日,中国证监会出台了强制退市制度的新规定,包括《细则》中的“重大公共卫生安全违规行为”。

10月,中国证监会以未披露不合格疫苗五项违法事实和暂停召回相关信息为由,对圣长生处以60万元罚款,并对高方俊等四家公司实施终身市场禁令。

2019年1月14日,*st长生收到深交所因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非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二条和第五条规定的重大非法强制退市情形,决定自3月15日起暂停上市6个月。

10月8日晚,圣长生迎来了“最终判决”。深交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并从2019年10月16日起进入退市期。深交所将在退市期结束后的下一个交易日将公司股票退市。

*st长生或成为a股市场第一只因重大违法行为被迫退市的股票。然而,随着寿命的消逝,国内疫苗市场格局正在酝酿着巨大的变化。

受暂停生产长生不老药的影响,自2019年初以来,全国十多个省份都缺乏白喉、百日咳、破伤风疫苗。目前,只有三家企业实际生产白喉、百日咳、破伤风疫苗。长春长生生产许可证被吊销后,狂犬病疫苗、水痘疫苗等相关品种的发放也面临下降。

根据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数据,由于2018年疫苗事件,2019年上半年一类疫苗的发放同比下降42.86%,二类疫苗的发放同比下降16.02%。

今年6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投票通过了中国第一部疫苗管理法,严格规范了疫苗行业的全过程、全环节和各个方面。据信,该行业的规模和集约化将进一步加快。

10月10日,生物制品行业的一位投资者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受长寿疫苗事件的影响,全国开始逐步整合全国疫苗行业,国有资产混合改革是大势所趋。

索赔困境

*st不朽已经走到了尽头,但没有时间退出的投资者前途未卜。

在2018年雷击之前,*圣长生有24,800名股东。随着对长寿和股价雪崩的调查,这些投资者已经牢牢地锁定在一个梦里。

更糟糕的是,面临巨额罚款的第一位不朽者再也无法补偿了。2018年10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处罚了圣长生。根据长春长生的八大违法事实,如掺入过期原液、改变生产批号等,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吊销了长春长生狂犬病疫苗药品批准文件,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91亿元罚款。

根据st长生2018年6月发布的财务报告,该公司总资产仅为43.8亿元,其中净资产为37.5亿元。罚款相当于该公司总资产的两倍,这无疑是长寿的天文数字。

李秀娇告诉时代周刊,91亿元罚款是行政处罚的一部分,投资者的赔偿应该优先于行政处罚。

然而,行政处罚和投资者赔偿孰先孰后还不清楚。

今年4月,*st长生宣布,自2018年7月以来,司法机关冻结了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长春长生的所有银行账户,并一直冻结到2019年4月。

6月17日,长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裁定,允许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执行长春长生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罚款总额为91亿元。

根据st长生公告,2019年6月18日,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行、长春南湖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长春宏日新能源有限公司以长春长生无力偿还到期债务、明显缺乏偿付能力为由,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长春长生破产清算。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于6月27日受理了该申请。

10月8日,*圣长生发布的公告显示,在30天退市期内,该公司的股价上限为10%,开盘价为1.51元/股,预计最终交易日为2019年11月26日。在退市期间,投资者可以进行最终交易,这也是目前唯一可见的退出机会。

向圣长生索赔是许多投资者选择的道路。据媒体报道,几家律师事务所代表数百名维权投资者,但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尚未正式立案。

李秀娇告诉时代周刊记者,投资者没有办法要求赔偿,这是目前最大的问题。“最大的困难是没有法院接受投资者的索赔。*圣长生的注册办事处位于江苏省连云港市,办事处位于吉林省长春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的司法解释和实践,长春市生物虚假陈述索赔诉讼由长春市中级法院管辖。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应当移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但目前,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受理该诉讼,理由是它没有管辖权,而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只是在没有给出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拒绝受理该诉讼。”

李秀娇认为,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不接受长生不老的主张有两个原因:一是地方保护;其次,st长生很可能会进入破产程序。法院将把投资者的索赔统一到st长生的破产程序中。但是,“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受理投资者以任何理由提出的赔偿请求,这是不符合法律的。”

(责任编辑:罗伯特)

江西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