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抄纸资讯>教育>张晓波: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实验方法可借鉴 但没必要迷信
张晓波: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实验方法可借鉴 但没必要迷信
发布时间:2019-11-08 08:30:01   点击数:1374

据诺贝尔奖官方网站报道,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于当地时间14日中午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宣布。获胜者是abhijit banerjee、esther duflo和michael kremer,以表彰他们"减少全球贫困的试验性方法"。

我邀请迈克尔·克莱默参加我在2006年主持的一个国际会议。此外,在美国经济研究局组织的会议上,他与班纳吉进行了几次交流。他们将实地实验引入发展经济学和减贫。在他们看来,经济学作为一门科学,应该像医学一样做实验,特别是通过实地实验使经济学更加科学。因此,为了解决贫困问题,他们认为我们应该从微观层面和小事做起,就像工程一样,而不是用大而空洞的理论。例如,克莱默做了一个实验。在发展中国家,许多孩子不能正常上课,因为他们肚子里有虫子。这导致这些患病儿童成绩不佳,影响了人力资本的形成,从而影响了他们长大后的收入水平。

通过实验,克莱默给了一组学生一些治疗蛔虫的药,而另一组没有。实验证明,儿童服药后在学习成绩等方面表现更好。这种政策干预成本特别低,但效果非常明显。他们使用这样的研究方法来证明通过边际改善来帮助解决穷人的一些问题是可能的。

三者的实验方法在发展经济学领域有很大的影响,对于新兴经济学家来说很容易接受。同时,他们控制着主流经济学杂志(Esther Duflo是最权威的经济学杂志之一,也是《美国经济评论》的主编)。没有实地实验,很难在顶级经济学杂志上发表关于发展经济学的论文。因此,许多人追随潮流做类似的野外实验。然而,这种实验方法也有明显的缺陷,并受到了很多批评。

在他们看来,随机实验是最科学的,所以好的发展经济学研究也应该尝试进行这样的随机实验。在一些次要的贫困问题上,例如通过分发蚊帐解决疟疾问题,给儿童服用抗蠕虫药物帮助儿童提高入学率,这些实验都是有效的。然而,许多政策问题无法测试。如果研究只关注可以随机测试的主题,那么就有可能只关注不太重要的问题。

此外,这个实验能否在更广的范围内推广也是一个问题。例如,分发蚊帐解决疟疾可能在非洲一些地区发挥作用,但北非这些干旱地区的穷人根本不需要蚊帐。有些地方分发的蚊帐被用来制作渔网、面纱或干脆转售,造成了大量的资源浪费。此外,从执行层面来看,它们的减贫方法也很难推广。例如,他们的博士生经常飞到一些国家的一些村庄做实验。这些精英院校有很强的博士生能力,实验结果当然很好。然而,如果试验从一些村庄扩大到更广泛的范围,即从点到面,必须考虑许多实际问题:例如,地方政府的行政能力。如果地方政府腐败,项目的推广很容易导致腐败,效果往往达不到试点的水平。

此外,免费分发蚊帐需要大量资金。一旦捐助者停止提供资金,这种减贫方法就不能继续下去,因为受援国没有自己的造血基础。

简而言之,实验方法对于理解贫困的某些机制非常有帮助。然而,就具体的减贫而言,随机实验方法只能解决边际上的一些小问题。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通过随机实验来解决减贫问题。中国也在减贫方面做了许多实验,但从未做过所谓的随机实验。为了解决贫困问题,中国有句谚语“教人钓鱼不如教人钓鱼”。要真正解决贫困问题,为穷人创造公平的增长和就业环境,调动这些人寻找机会的积极性,可能比简单实验的效果和效果要好。

中国40多年的改革开放和经济的快速发展也提供了世界扶贫的范例。在这一过程中,中国提供了许多有效的经验,如从点到面的改革和摸着石头过河。我们最初设立蛇口工业区进行改革开放试验,然后逐步扩大到深圳和沿海城市。最后,我们边做边学(2001年全面开放和加入世贸组织),总结并推广到全国。这种循序渐进的改革有助于将风险降至最低,同时探索经验。但是这种改革很难做随机实验。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证明,贫困问题不是通过这种随机实验解决的。

因此,中国经济学家没有必要迷信它们。他们的一些实验方法可以作为参考,可以作为经济研究的工具,但不能作为工具。现在他们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我更担心中国的年轻学者会效仿他们,为了做实验而做实验。相反,我忘记总结近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内在规律和发展经验。

□张晓波(北京大学国家研究所教授)新京报记者侯润芳校对李国

重庆快乐十分 pk10注册 快三彩票 快三开奖结果 赛车pk10